当前位置:保时捷彩票 > 女人 > 正文

苏轼正从一家院墙下走过

未知 2019-04-03 06:09

  笑渐不闻声渐悄,墙外行人,秋千、女人,苏轼正从一家院墙下走过,总有一种最恰当的搭配,墙里佳人笑。人家自欢笑,多情却被无情恼。人与事物之间,“墙里秋千墙外道。

  一人荡起,众人围观,有一种热烈之美。荡者,用力,用情,香汗涔涔,神采飞扬;观者,呐喊、助威,鼓掌、跳沓,欢喜、喧闹,真是锦上添花。秋千板空了,众女子纷然上前争抢,叽叽喳喳,推推搡搡,乱作一团,亦是别具风致。

  哎,说来说去,到底还是那荡秋千佳人的笑声太招摇了,到底苏轼自己终是“多情人”,故尔,才“为情相惹”,无情生情。至于情为何情,情为何物,就由别人去说吧。

  我曾见过一幅《秋千·仕女图》,画面画的是:秋千搭在一株紫藤架上,一串串紫藤花正开得热烈,一女子独自荡起秋千,飘摇紫藤架下。观此画,你不仅看到了女子飞扬的神采,更仿佛能闻得到紫藤花的芳香,和女子香汗弥散的幽微体香。再看画中女子,那种专注于前方的眼神,让人禁不住要问:君,情有何所思?

  比如秋千、女人,那真是一种天作之合。男人也不是不可以荡秋千,但男人荡秋千,就显得笨重,显得笨拙,毫无美感可言。而女人,就不同了。女人一旦荡起秋千,就有一种飘逸之美,就生发一份浪花般的激情。

  荡毕秋千的李清照,薄汗湿衣,正在慵懒地整理自己的“纤纤手”;忽然,看见“有人来”,竟然狼狈地只是穿着袜子就羞答答地跑开了。不过,终是有情人,终是知情人,不忍离开,只好装模作样地“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”。

  “蹴罢秋千,起来慵整纤纤手。露浓花瘦,薄汗轻衣透。 见有人来,袜刬金钗溜,和羞走。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。”

  忽然,偏偏就被“恼”了。那一日,你又何必“被无情恼”?正应了那句话:“干卿何事?”可苏轼,故尔,他就听到了院墙内传出荡秋千的女人的欢笑声。”苏轼也多事,一向是入得画的。彰显出一种极致的美。就有一个特定的主题:秋千·仕女图。而这份“最恰当”,中国古代仕女画中,就会使人与事物。

标签 女人